🔥www.38818.com_腾讯大浙网

2019-09-16 07:59:39

发布时间-|:2019-09-16 07:59:39

  西湖棹歌或是效仿丰湖渔唱  南越“信神好歌”的遗风日夜吹拂着惠州。例如,链接——[引帖]。这就是我说《黔西北文学史》的综合民族特色体现。2011年12月8日于深圳自古以来,惠州西湖是惠州人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之一,更是惠州人在岁时节日中进行欢歌醉舞的天然舞台,旧志有载,重阳时节“合城士女饮菊花酒,西湖歌声相续,醉舞而归。  棹歌,即船歌,描写内容“多言船楫之事”,吟咏形式“聊比竹枝、浪淘沙之调”。因有所感而赋诗一首以唱和。东坡东坡真可悲,磨蝎辰逢绍圣时。惠州文史界普遍认为,明代大儒、博罗人张萱的《惠州西湖歌》是惠州人第一次以通俗歌诗的形式,对惠州西湖作了全面的描写和高度的评价,它被视为惠州西湖棹歌的代表作。期间,以微信发来主题帖“吾家有女初长成”,主帖中,有女儿在摆有小吃的一餐桌旁,以右手食指和中指展示英文“V”(胜利)的图片,以及其本人配写的话语:既然来到香港,当然不可错过品食香港美食小吃啰,……。

张萱之后,特别是在清代,出现大量文人写作西湖棹歌的文化现象,如屈大均、宋湘、丘逢甲、江逢辰等名士,不断以棹歌的形式吟咏惠州西湖,成就一道靓丽风景线。脱离刀几全余息,领略湖山不在诗。[转载]明代大儒(、博罗人)张萱与(惠州)西湖棹歌(船歌)  □侯县军  2019年6月12日惠州日报数字版A10版文化    黄澄钦画作表现张萱《惠州西湖歌》内容。因而在汉字《文心雕龙》产生的齐梁时代,黔西北就有举奢哲的《彝族诗文论》和女诗人阿买妮的《彝语诗律论》问世就不足为奇了!读着这些史料,着实令我大吃一惊,不禁汗颜!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

生平爱好游山玩水,灯下独酌,敲打文字,喜欢佛法的善,耶酥基督的爱,漂泊半生一事无成,人到中年看淡世事,无理想,无追求,只求平平安安过完浊世,然后能平静面见我佛。

“军爷请坐。张萱还没来得及伸展拳脚,就因为父亲溘然去世而丁忧归里。明万历十年(1582),24岁的张萱与弟弟张萃同时中举。说到民歌对西湖文学创作的影响,在明代惠州人的作品中已初见端倪,其中最为突出的,应算是张萱的《惠州西湖歌》。具孤陋寡闻之我所知,将多个民族文学之史融为一部之文学史,在我国省级文学史中有没有我不清楚,但地市一级公开出版的《文学史》中,这恐要算第一部吧?故我说她独具了“综合民族特色”!也是本史编委会独具慧眼!我生长学习工作于黔西北六七十年,工作一直与文学相关,却不知咱黔西北的少数民族文学有如此深远之渊源,读此文学史,得知在赫章县出土的汉代铜擂钵上就铸有彝文“乃祖祠手碓”之字样,可见彝族文字文学最早出现于黔西北之依据所在。

一首首西湖棹歌,用方言独唱或对唱,容地名、人物、出产、典故于一体,保留了许多民俗、风景,成为惠州最具地方特色的文化遗产之一。

他们出湖打鱼捞虾,入城卖菜买肥,辄棹舟一叶,穿梭往返于万顷碧波中,独特的生活方式和优美的生态环境,孕育了充满乡土气息和古城风情的“丰湖渔唱”与“半径樵归”——天地之间,渔歌和樵歌悠悠。

这个综合民族特色,又是一种地域特色的反映:黔西北是一个多民族地区,民族大片杂居,各民族的生产、生活、风俗习惯,相互影响,相互学习,相互渗透,这就是“黔西北文学历史发展的背景和创作主体现实,在文学发展线索上真实展现了费孝通先生所谓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民族文学构成特性(陈跃红语)”。

惠州文史界普遍认为,明代大儒、博罗人张萱的《惠州西湖歌》是惠州人第一次以通俗歌诗的形式,对惠州西湖作了全面的描写和高度的评价,它被视为惠州西湖棹歌的代表作。

然而,人类史上最先入驻、开发黔西北地区的又是仡佬、苗、彝等等少数民族,汉文学在黔西北发展就相对晚了许多,这就是黔西北的文学历史特点。

“大司马命我来找。

“知道太子在哪儿吗?”军校望着宋清。

  张萱后考授内阁中书,得发秘阁藏书读之,著《秘阁藏书目录》四卷。

却为湖中了公事,故令岭外苦行吟。惠州西湖岭之东,标名亦自东坡公。

东坡东坡真可悲,磨蝎辰逢绍圣时。  这些歌谣始于何时,今已无考。

宋清说罢,哈狐连连点头。

“倾城,倾国,你们去歇息吧。

生长西湖六十年,半农半圃半渔船”等句可以看出,此诗写于张宣晚年。